你说夜阑

如果运气好也是一种错,那我到愿意错上加错

文夜【与你的奖励】

小夜最终还是来到了那家店,因为她那强烈的心愿,她想要,一切恢复成她想的那个样子,这着实是异想天开,但她知道这一定会被实现,只不过实现的代价,大概会很贵吧,会夺走她的什么呢?
反正,她也一无所有了。
四月一日君寻并不惊讶她的到来,这种人小夜不是很喜欢,这种一切都了如指掌的人,和某一个笨蛋出奇的像,出奇的令她讨厌呢!
可当她来到店里时,四月一日君寻却告诉她:“你的愿望早已实现。”
“付出的代价呢?”
“你已经付出了,不是吗?”
“?”
“你最珍贵的东西,你最不同于人的东西,你的生命,你的血液。”
小夜无法相信,文人终其一生都无法破解的东西,就这么简单就失去了?那之前的一切算什么?玩笑?游戏?
最后她还是走了,她去了一个地方。
“家”
她走过学校,走过小路,走过文人的咖啡厅,走上台阶,她再一次站在了“更衣小夜的家”前。
文人的事后工作做的很不错,一切都恢复如初,没有尸体,没有古物,没有残破的一切。
还在回忆中,一声叫唤打破了她的恍惚
“小夜?”
爸爸,的声音?她抬起头,眼前正是更衣唯芳。脑子里一闪,四月一日君寻的话再次出现在脑海。
“如你所愿,一切都回复了原样。”
她来不及回复更衣唯芳,径直跑下台阶,推开咖啡厅的门,正在擦拭杯子的七原文人有些惊讶,
“小夜?这么早就来了?怎么没有穿校服?”
小夜看着七原文人,突然笑了,笑得很纯澈,至少,让七原文人心动了。她跳上吧台,蓦的吻上了文人,突然的就像那晚的那个吻,只不过这个吻里,包含了喜悦。
“文人,你真的是个蠢货啊!”
至于后来,呵呵,你觉得一个正值大好年华的正常男性干了啥呢?呵呵^_^,嘘,让我们把剩下的时间留给他们吧。
后来,小夜去见了佟真奈,只不过,是以七原小夜的身份去的,再后来……
为什么纠结那么多呢?我们只要知道,他们很好,就行了!

用了三篇,终于写完了,这就是个短篇,谢谢大家的阅读。ฅ՞•ﻌ•՞ฅ【嘿嘿话说这是我第一篇完结的文呢!】

文夜【与你的奖励】

小夜之前的生活都是很平静的,没有回复记忆之前。可命运的齿轮早就开始转动了,自从她失去记忆之时,就注定的她的生活会被七原文人所占据。
在她失去了眼睛以后,她就踏上了去东京的路,去寻找文人的路,其实后来,小夜也想过,这一切明明都是虚构的,自己又是为什么要去寻找文人呢?因为要为了自己的“朋友”报仇吗?不,不可能的。
只是因为只有文人那里才有她存在的痕迹,只此,罢了。
她对文人的感情是复杂的,她最清楚的就是恨他改变了自己的生活,可除此之外呢?她想不通,为什么,在想到文人时,会感到伤心呢?
这是属于人类的情感,是让所有人变得脆弱的情感,她却无法逃避,明明,她是一个怪物啊,怎么可能,会拥有这种情感!果然是因为与人类解除久了,变傻了吗?
小夜觉得,变化来的太突然,突然的,她连后悔都来不及,与那天知道一切一样,文人就这样死了,死在她的面前,死在她的手上。
即使文人这一切都是为了她做的,可她完全没有觉得感动,只觉得,真的太傻了,为了一个“人”,这种牺牲真的值得吗?即使放弃自己的生命?即使她是受益人,小夜也完全不能理解。
可接下来该怎么办呢?在东京,她认识了新的人,她能感到,他们是真心的,可小夜不知道该不该接受这些感情,和“朋友”生活在一起,充满喜悦地陪他们度完一生,然后再孤独地死去,无人问津,无人在意。
所以她选择了逃避。

嗯,大概明天吧,还有一更【本来是今晚的,结果出意外了,哭,明天就不会拖了】。很久没更新了,这篇有点短,争取快点完结。

关于看完复联三后的吐槽【不剧透】

有补充

1.演员表不是有鹰眼吗?我是眼花了没看见他出场吗?【哦,今天又去看了发现真是我眼花,即使这样我也没打算改这个吐槽,鞠躬jqp】
2.讲道理,明明灭霸是杀了我洛基的人【万一洛基没死呢?๑•́☋•̀๑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为什么看到灭霸***的时候我莫名想哭呢?【恩果然还是太感性了】
3.啊不第三部那么那么多人死了,第四部看啥?第四部还能找哪些人啊,不是都全员集合了吗?【恩严格来说蚁人啊黄蜂女啊没出现】
4.诶灭霸我洛基那么可爱ớ ₃ờ的傲娇体质你居然忍心下手,你信不信我……哭给你看哦【怂,滚】
5.恩索尔莫名悲凉,父母弟弟好哥们都走了,恩……
6.话说我为了一分钟不到的彩蛋等了十二分钟,哭唧唧,最后那个不知道什么鬼是明显有后续吧,但是宇宙不是有一半的人死了吗?到底要怎么拍哦
7.洛基果然是天不大地不大哥哥最大啊,为了索尔把宇宙魔方交给灭霸的举动莫名戳到我萌点诶,虽然我不是雷基党,但是兄弟情也很有爱诶。那为什么第一部你要和索尔作对啊,口嫌体正直么?为了得到哥哥的在意吗?你是缺爱吗?😂【哦你够了不猜了不猜了】
8.很重要的一点哦,美队越来越帅了,虽然以前看起来更年轻,像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犯花痴】,但是现在更有成熟男人的魅力了啊,还有就是,感觉索尔变化最大诶,一只眼没了,长得越来越帅了,第一眼看到都没反应过来啊喂【没看过雷神三,应该眼睛是那一部瞎的吧?】
9.所以为什么还要等一年才能看复联四啊,心累,哭唧唧
10.并没有什么可说的,只是强迫症而已,有没有被我无聊到ớ ₃ờ。【这可是有句号的一点哦】

不要翻了哦

我警告你哦,提醒你哦,不要翻了哦

既然你执迷不悟

我就告诉你吧

电影开播前有个男生在我斜前方看动漫,凭借我超高的视力【并没有】,我看到了,周泽楷!!!全职高手特别篇诶,虽然没看到我🐠鱼,但是蹭这一波还是很开心的啊
最后,也许到了复联四,很多以前的英雄都不在了,复仇者联盟也不是当初的那个复仇者联盟了,还是想说,最喜欢那个五个人的复仇者联盟了。

今天又去看了一遍复联三,是的没错我又去看了一遍。发现还有好多还想吐槽啊。
11.矮人为什么那么“矮”,人一米九几的都只达到大腿啊!
12.话说有了时间魔石,毁了心灵魔石都没用啊,为旺达感到一秒默哀
13.斗篷真的好护主啊,这个真的戳中我萌点啊!
14.格鲁特就算在打游戏也很萌啊!
15.我真的不想在意灭霸的那句“是我的卡魔拉”啊,你确定你是欣赏星爵?抢了你女儿的那个男人?
16.讲道理我觉得复联三的主角光环太强了吧,我指的是灭霸
17.还有他们******【我没有剧透哦,乖巧jqp】,那个看智障的表情,要不是不能拍照我都想拍下来了【嗯?你想干嘛?舔屏吗?】
18.浩克被打的不想出来,然后班纳一直在让浩克出来,结果浩克还是不出来也真的好想笑啊【我,没有剧透,吧?】
19.憋不出来了,不,我要想
20.又在凑字数,好了^0^~凑完了。【依旧有句号】
接下来是我的感想,正经的
拍完复联三后美队就不拍了,换成惊奇队长了,真的心拔凉拔凉的,我看见美队的时候是一年前了,之前一直都知道有美队啊,钢铁侠啊,黑寡妇啊,但那时我对美国式英雄主义不太喜欢,还是因为无聊才看的,结果一看就停不下来,然后我用了一个月的时间追完了全部的漫威电影【学生党时间忙】,真的超喜欢超喜欢,等了一年复联三才出来,结果一些喜欢的英雄也不拍了,钢铁侠也只拍完复联四了,黑寡妇在复联四里面还没出现,不确定有没有,但估计凉了,因为第一位女英雄是黄蜂女【预告片】,所以啊,真的很失落很失落,但还好有同人粮可以安慰我,现在想想,等以后我长大了,有了孩子,复仇者联盟【我是指最初的六个人】也会被很多人遗忘吧,尼尼也都五十多了,想到这里就鼻头一酸,但最后想通了,没事,没有就没有,反正他们在,我记得,就好了。
【难得正经,谢谢大家观看我的吐槽,如你所见很无聊,但我也只是把我的感情抒发出来。(๓˙ϖ˙๓)】

【福N】你好啊06

第二天中午,林茜才回复了我的消息
{抱歉,我才看到,请问有什么事吗?}这时我该怎么说呢?有点不负责任的说,当时我给林茜发消息完全是一时兴起,但现在也不能和她说“没事,我只是无聊而已”这样的话,最终,思考了片刻,我才找了一个理由。
【嗯……主要还是想向你了解一下,你对蒋梓桐和李诗诗是怎么看法的?】
{我怎么看她们的?呃,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大学毕业后我们就不常见面了,但我们四个是很好很好的朋友!}看得出来林茜有些激动了,她可能是觉得我在怀疑她们两人吧,虽然我的确对她们还是持有观望心理的,毕竟我对她们两人都不熟悉,不,就算熟悉了,也不清楚人到底会不会因为触碰到底线而做出什么事来,不过这一切都是猜测。我知道在聊下去是个不太明智的选择,想着将来会有更多的机会了解,我打算终结这个话题,没想到林茜却先发来了信息。
{其实今天我也打算找你,我今天去见了其他人了,心好乱……}
【也是这次去云南的八个人之中吧?】
{是的,李诗诗和蒋梓桐你已经认识了,还有几个需要介绍给你}
{我更新了文字,你先看看吧。}
【好】随着她的信息,我就发现在事件那一栏的确有新的事件提示,我打开文章,开始翻看。令我比较惊喜的是,我看到了一个并不陌生的名字,王广兴,而且,我没记错的话,N给我的资料中也提到过王广兴是那所学校的学生。我看着文中王广兴解释自己伤痕的话语,莫名想笑,但却也感到一种不安,就感觉,冥冥之中,N调查的那件事和戚红梅的这件事有了联系,而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会很有趣但是复杂了。
我打开和林茜的对话框,开始和她闲聊。
【短信里提到的这个虚伪的人你觉得是谁?】
{我也在想这个问题,我觉得发短信的人是冲着这个人来的……}
【你觉得你们八个人中谁算“虚伪的人”?】
{其他人我不太确定,但真要说的话}
{我觉得我就是一个虚伪的人}
【是某个“特定地方”的虚伪吗?】
{很多地方,包括现在承认虚伪这件事,本身也包含了虚伪。}
【我觉得“虚伪”就是一个伪命题】
{我明白你的意思,就是说每个人都是虚伪的。}
【但我觉得短信中的虚伪,是特定的一个事件。】
{问题就在这里,我现在还想不到是哪个特定的事件。}
【所以我建议你应该在回忆的文字中多思考。】
{嗯,我会仔仔细细回想自己大学来发生的事,特别是有关戚红梅的事。}
【好,我也会认真看的。】
{对了,我还没有问你,怎么看待虚伪这件事呢?}
【我觉得虚伪本身就是人们的一种手段。】
{你的意思是人们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故意装成好人?}
【这是虚伪的一种:叫伪善,还有一种,叫伪恶。】
{世界充满“伪善”的人,大家都不例外。}
【是的,没错】
{但我觉得,伪恶的人,更可怕一百倍。}
聊到这里,我们就结束聊天了,毕竟林茜还有自己的事要做,也不能继续打扰她。想了想,正当我打算发消息请【sao】教【rao】N时,有两个人,找上了我,王广兴和柳博,看着消息栏,我露出了一个微笑,就像猫看到老鼠那样的坏笑。

过了很久,我终于更了一章,接下来一章我只会描写流言和王广兴的谈话,说真的,每次我一写,写到最后都放飞自我,完全不按照剧情来走,最后还要重头改,心累。

文夜【与你的奖励】

说真的,这部番真的很冷,第一次看到它都是四年前的事了,后来我忘了这部番名字,因为也上初中了,也没在意,后来2016年,我终于找回了这部番,Blood-c,重温了番剧加剧场版,再次哭的稀里哗啦的,然后在这个晚上,敲下了这一段文字,没有想法,单纯想写。

更衣小夜,如名,更衣更衣,更换之意。小夜小夜,夜光之下。
当更衣小夜还是更衣小夜时,一切都显得很美好,最爱的父亲大人,文人先生的咖啡,与朋友的打闹,现在想来,都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她一直被输送一个信念“杀死古物”,她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因为父亲大人的命令,也许是因为出现在梦里,那个男子所说的“约定”,这样说似乎不太对,因为,她的约定似乎更是与古物所签订的。小夜不知道他们约定了什么,也不知道赌注是什么,作为更衣小夜,她就这样活下去就好了。可是,变故还是发生了。
那天,古物,杀死了她的朋友求卫宁宁,当着她的面,本应该是这样的。最后,她杀死了那个古物,可是,求卫诺诺找到了她,那是在大街上,求卫诺诺死在了她的面前,她再一次感到了自己的无力。
学校里,古物再次出现了,或许是古物带来的惊慌,小夜从那天才发现,为什么,那天,只有他们班的人了呢?其他人,呢?
没人能够回答,那天,网野优花死了,死在了学校天台。小夜感到了害怕,她发现,自己保护不了他们了,那个约定,要失效了……
那天晚上,优花死去的那天晚上,时真慎一郎来到了神庙找她, 小夜还记得她问,为什么你没有在学校?可被他搪塞过去了,小夜加深了怀疑,可这时候小夜却突然想到了七原文人的咖啡,要是能喝上一杯,该多好啊,文人先生的咖啡,总能让人平静啊。她以为,时真慎一郎看完她就走了,可这次,他是真的走了,被古物杀死了。她的朋友,在这一个夏天,只剩下了鞆总逸树。真是可笑呢,她的约定完完全全没有遵守呢。

后续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不定期掉落吧。
很短很短的一篇,祝大家劳动节快乐。

N福【你好啊】05

会ooc,不喜的退出去就好了。因为是N福,所以除了比较重要的,其他人的对话一般都会省略。除非比较重要,不能接受的也请退出。
正文开始

蒋梓桐先发来了消息。
{你好,请问有人回应吗?}
【有,如果我是“人”的话】
{不好意思打扰你了,很高兴和你聊天 }
【嗯我也是】
{……}
话题很快就聊死了啊,难道我也是传说中无趣的人?说实话面对这种情况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也觉得这种聊天方式有点奇怪,林茜已经给我说了}
【说了什么?】
{林茜说有一个朋友可以聊聊,说你可以帮我们}
【林茜和你说了短信的事?】
{是的,她跟我们见面的时候还问了我一下,我还怀疑遇到什么跟踪狂了,毕竟那么可爱的女生~~}
【你对朋友很体贴啊】
{应该的啊,林茜可是我们的大美女啊}
【去云南的事你不担心吗?】
{担心……和期待一半一半吧}
{林茜给我看那条短信的时候真的是吓了一跳,但是这么多年,她应该给你说了吧,戚红梅是我们最好的朋友,我们等这个约定等了三年}
【你和戚红梅的关系怎么样】
{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啊}
【对不起,提起这些事让你伤心了】
{不用道歉的,这些年我已经习惯了}
{有时候突然想起来还以为戚红梅还在的时候,这个打击很大 }
【你们寝室的女生关系好吗】
{我们寝室的女生就跟亲姐妹一样}
{小打小闹也有,诶,好像是吧}
【我也能跟你们成为朋友就好了】
{会的会的}
【那好,我先下了,再见】
{嗯嗯}
李诗诗也发来了消息,但我们聊的很短,话里也没有什么可以琢磨的地方,唯一让我觉得在意的就是,为什么他们可以发表情,而我,不行!!
这事情还真是无聊。我决定和林茜聊聊,聊聊她对蒋梓桐和李诗诗的看法,毕竟别人看到的地方才更多。
【你好,在吗?我有事想问你】
这次和N的那次一样,都没有得到回答,但我却不像那次那么挫败,反而心里为林茜开脱,嗯?莫非,我对林茜有好感?
好吧,不开玩笑了,我看看时间,半夜了啊,怪不得不在,见此,我也关闭了这个软件,躺下了,等待有人来呼唤我。

我说了很短小吧,昨晚抱歉没更,所以我今天早上起来更了,因为我还要去上学,强行更完,抱歉!

N福【你好啊】04

排雷,有occ,故事很长无趣乏味。注:从这章开始,对于文中我的称呼就变成流言了,因为叫福尔摩斯感觉有一种别扭感。
正文开始

兴许是真的很无聊,我打开和N的对话框,输入一句
【嗨,有什么可以聊的吗】
他并没有立刻回复我,也是,毕竟他可不是我,天天无事可做,闲的发慌。可是等了好一会儿都没有一条新的消息,我彻底失望了,他应该在做他的任务吧,算了,不打扰他了。
我刚打算关闭页面,一条新的消息就出现了,来自于N的。
{不懂你意思}
我的兴致马上就来了,我继续敲下一行字
【就是你有什么兴趣】
{养花,算不算?}
养花?出乎我的意料,他不仅回答了我这种无聊的问题,并且他的回答,也正常得出乎意料。还以为这种冷冰冰的人会说没什么兴趣或者自己待着这种没有一点风趣的回答呢,看来还是不能轻易对他下结论啊。
【哦,我知道了】
{没什么重要的事我就先下了,再见}
看着他的这行字,我有点愣住了,有点气冲冲地想:果然一点风趣也没有啊!虽然他现在可能有事。
正如流言想的那样,此时的N确实有事要做,他正打算列出一个计划表并且向流言汇报情况。
N做完了这一切后,主动向流言发送了一条消息
{我更新了报告}
流言回复的很快,几乎是他发送后的一秒后就回复了他。
【嗯,我会去看的】
而这头,接收到N的消息和报告的流言也打开了N的报告,新的一章已经出来了,名称是“一方的自白”。
我看完整篇,和标题一样,的确是一方的自白。我打开对话框,开始输入。
【嗯……对于他说的你怎么看】
{我不能确定,毕竟现在可以入手的只有他的证词,但我觉得他没有说谎}
【为什么?】我有点好奇,他这样下结论的原因
{耳钉是最近才发现的,而王广兴的反应,你也看到了,他的惊讶是真的,他不知道这枚耳钉的存在,况且,他的说法和当年没什么出入,说明他说的,是真的}
【嗯,你说得对】
【但是】
{不能确定他是否在隐瞒什么,对吗?}
他把我的话抢了,按理说我应该感到不爽,可我现在只感到了高兴,为和N的默契而高兴,真是奇怪的情绪。
【车祸受难者的家属叫老秦?】我的直觉告诉我,老秦对于N,一点很重要,果然,看着他发来的消息,我更加确定了这一点,他是如此回答的
{老秦是我的一位故友}
故友?这个词用的还真是巧妙。我继续追问
【他和你一定渊源很深吧】
{是的,老秦不仅仅是我的朋友,他更像我的长辈}
【我知道,即使我想继续问你也不会回答了】
{抱歉,等将来我们之间建立起了信任,我想我会告诉你的}
【嗯,好吧,我该休息了,你也早点休息】
{嗯}
得到他的回答后,我躺了下来,闭上眼睛,说实在的,我根本就不需要休息,甚至不需要进食,可是我却找了这个理由,若不是N不了解我的情况,可能他早就看破我这漏洞百出的借口了。只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对于N所说的我们没有建立起信任,我感到轻微的不爽,这算是我的掌控欲太强了吗?我反问自己。
似乎是老天要与我作对,消息来了,是两个人的,蒋梓桐和李诗诗。应该是林茜的朋友吧,也是时候了解一下林茜那边的情况了,这样想着的我打开了两人的对话框,开始回复两人。

这一章依旧很短小,不出意外的话,明晚还有短小的一章

N福【你好啊】03

我看着突然亮起来的光标,点进去,是一个人向我发送了消息,我回答
【有】
{你就是那个能帮助我的人吗?}
【是的,你已经是第二个了】
{我不太明白你是什么意思}
【我想想怎么跟你解释……】
{不必了}
{既然确切情报告诉我联系你,我会把我的行动都写下来,供你参考}
【好,我就喜欢你这样干脆的人】
{总之我们就在这里联系,你找到的所以情报都可以发给我,我只要看到就会回复}
{对了,我给你的任何情报都局限于我们两人之间}
【让我保密吗?】
{是}
【我尽量】
{合作愉快!这是一次隐秘行动,你看到了报告应该有自己的判断,你的选择由你的良心判断}
【明白了,我会有自己的判断的】
{很好,我预感我们会合作的很好}
【你已经开始行动了吗?】
{不,我在接近目标}
{如果有情报我会告诉你的,我先下了}
【嗯……】
我正想向他说声再见,突然意识到一件事,他说的第四句话!
【不!等等,确切情报是什么,为什么告诉你联系我!】
可他已经不在线了,我看着他已经灰色的头像,心里一阵无力和烦躁,到底是什么?
我没有事情可做,只好翻翻林茜的报告消磨时间,过了很久。一条消息闪过,是N!
我打开对话框,就看见他发来的消息
{报告我更新了,你看一下吧}我看着他的消息,犹豫了一下,还是打算先把报告看了。
我看了看报告,点开和他的对话框,就见他早已回复了我的消息
{只是偶然间而已}看着他的这条消息,我自然是不信的,可也不能做什么,只好放弃询问他的想法。
【报告中你提到的这个女人是谁?】
{她不重要,我以前的一个线人,帮我一个忙而已。我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哪?}
我看着他发来的一大串消息,感觉一滴冷汗流过,把这些交代的清清楚楚,是敏锐的直觉吗?见他这样,我也不在纠结这个无关紧要的女人了,开始询问他所找到的这个男人。
【他在说谎】
{是的}
【说明他心里有鬼】
{他撒谎并不意外,我的目的只是让他明白,在接下来的审问中,撒谎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明白了,这是一种策略】
{你先忙,我会尽快把后面的报告给你}
【好,我等着】虽说我等着N的报告,但我作为一个n无人员,真的不知道该忙什么,只好翻翻笔记,翻翻聊天,做尽各种无聊的事。
我有话说:又是短小的一篇,其实我都把剩下的都写在本子上了,但作为一个初二生,每天九点过回来,真的没多少时间码字,望大家见谅。

N福【你好啊】02(小修)

排雷注意,本文穿插的对话只有少数才是原游戏里的,多数都是我自己所想,但是关于案件的对话描写,我一般都是把原对话省略一些写的,而且本文的展开主要是依靠福尔摩斯的思考。
文中福尔摩斯的话语用的是【】,其他人都是{}的对话框。
正文开始
林茜向我讲述了关于戚红梅这个女孩简单的事情,令我越来越好奇的不光是她所讲的故事,还有……
根据我与她的谈话,在她所使用的这个APP里,还非常人性化的帮她设置了现在篇和过去篇这两个板块,后来当我接下的委托越来越多时我才慢慢意识到,这个APP能根据委托人本人的情况来制定板块。很有趣是不是?
等我看完林茜所更新的文章,已经是好一会儿,我开始与林茜对话,她似乎是太过于担心了,守在了我与她交谈的对话框面前,我一发了消息,她便做出了回应。
【林茜,你好,我看完了你所更新的文章,目前来说,你在文章里提到的“其他人”应该会藏着更大的线索,当然,现在我没有办法了解完这一切,你可以和我聊一聊你的想法,什么都行。】
{……}
{我明白了,但对于现在所发生的一切,老实说我真的想不到,也猜不透,我脑子很乱。}
{抱歉。}
我看着她所说的话,明白有些操之过急了,于是继续说道。
【不,你并不需要抱歉,是我考虑不周全,那我说一说我的看法吧。】
【目前来说,最为关键的就是你所收到的短信。】
{短信……是的,现在想起来,真的很可怕。}
【它是这样说的:这一次,我一定要当着你们的面,将那个虚伪懦弱的骗子揪出来。我会用我自己的方式报仇的。-戚红梅。这条短信我们目前能了解的很少,不管它是怎样编写的,它一定是一个人所写的。毕竟,戚红梅当年是真的确定死了,而死人是不会发短信的。】
【我们再来理一下整条短信吧,它说要报仇,报谁的仇,而它所提到的骗子,又是谁?是指在当年的那起事件中,有人骗了你们吗?】
{嗯,你说的的确很有道理,但我想不到为什么会有人要在红梅死去的事上骗我们呢?}
【林茜,这个时候你应该相信自己的判断,我提供的是一个思路,原谅我无法出现在你们面前,但我会帮助你到最后的。】
{帮助我到最后吗……}
【再来想想吧,为什么这条短信要在三年后的今天发出呢?如果要报仇的话,为什么非要等到现在?】
{大概是因为三年前我们就约定好今年来探望红梅吧。}
【探望戚红梅?是吗?为了什么?】
{我不知道!}
林茜的反应有些激动了,我想也是。
【好吧,不说这些了,虽然这条短信疑点重重,但可以肯定的是,因为发信人在暗处,所以才会让我们如此恐惧,而他一定有在暗处的理由,只要明白这点,我们的局势就会扭转过来了。】
{抱歉,刚刚反应有些大了,还是很谢谢你。}
【不客气。】
{嗯……我马上要去工作了,在此之前,我想问……}
【回到我们最初的问题吗?】
{没错。}
{你,是谁?}
{换个说法吧,你是人类吗?}
【我?我当然是人类了,不然我怎么和你对话呢?】
{可能吧……抱歉,我东想西想了 。}
【不不不,不用抱歉,多想未必是坏事,至少可以分开你的注意力。】
{谢谢你,再见。}
【再见!】
我告别了林茜,然后闭上了眼睛,想休息一下。
这时,突然一个对话框出现了,是新的委托人,看着那个对话框,我的心情有些微妙,看来,最近要忙起来了。
那个对话框里,对面的人发了一句
{喂,有人吗?那边有人吗?}

一篇江波涛的文【倒计时3】下


两人站在校门口,看着来往的车辆行人,一阵无言。
尴尬的气氛弥漫着,还是女孩先开了口,她转过头,对江波涛说:“谢谢。”声音很轻,如果不仔细听,几乎听不出来。
而也只有女孩自己才知道,今天过后,怕是很难面对江波涛了。虽然不久之后,立了flag的女孩很快就被打脸了。只不过是后话了。
江波涛听见女孩的道谢,莫名的觉得有点奇怪,但出于礼貌,他回答:“不用不用,举手之劳而已,不过,真没想到你会逃课呢,是有什么事吗?”没错,江波涛发挥了自己八卦的性格,试探着女孩。他想:反正自己也不知道为啥自己突然就答应了,估计是一时鬼迷心窍吧,不过,既然事情都已经做了。
女孩不傻,她知道江波涛的小心思,对此,女孩觉得有点可笑,该怎么说呢,八卦之心人皆有之?她当然也有,也能理解。
可她并不想江波涛了解这一切,毕竟,这也算她自己的隐私,说点自私的话,就是:你江波涛凭什么来了解我的事情。
但这样太没有礼貌了,或许道理是那个理,但她却不能如此对待自己的恩人。她如此想着。
女孩看了看时间,四点过了,她皱皱眉,抬起头,有点急迫地说道:“抱歉,我该走了,明天见吧,江同学!”
说着便作势要离开,江波涛看着女孩的行为,还以为是自己被讨厌了,连忙拉住女孩:“刚刚,不好意思,如果你不想说的话就算了,你可以不用这样逃着我的。”他把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
听见江波涛的话语,女孩首先感到诧异,随后才理解,连忙解释:“不不不,我只是有点事而已,很感谢你的帮助,但我现在需要去一趟医院。再见!”
江波涛听见女孩的解释,才明白原来自己是误会了,他觉得有点尴尬,莫名的想补救一下自己的形象。
他看着女孩焦急的样子,眼神突然看见一辆出租车,他连忙拦下,然后扯着女孩坐上了出租车。
女孩还在想去医院,就突然感到一股拉力,等到回过神来,她已经坐在了出租车上。
见她一脸迷茫的样子,江波涛对女孩说:“你要去哪个医院?我送你吧,刚好我也要去医院复查。”
女孩迟疑了片刻,然后才对司机说:“师傅,麻烦去xx医院。”
随着车子发动,车内恢复了安静,直到抵达医院,他们也没有再说一句话,更别说小说里经常出现的“司机误会成男女朋友”的梗了,毕竟,他们这个气氛,实在是有些诡异。
下了车,江波涛瞄瞄女孩,心里有些忐忑:不会吧,难道因为我自作主张而生气了?他想说些什么,结果就看见女孩走进医院,无奈,他只能跟着她。
女孩走进医院,径直走向电梯,等到江波涛跟着走进电梯,按了“3”和“5”。
电梯缓慢上升,狭小的电梯里,听不到一丝动静,安静的有些可怕。
“叮咚”,随着电梯门打开的声音,两人同时看向对方,江波涛看着女孩的眼睛,有点愣住,只能看见女孩的眼睛倒映着他自己,除此之外,他看不到别的东西。
而女孩,可没有他的纠结,江波涛听见她说:“三楼到了,你应该就是在这里复查吧。”是了,江波涛的请假条是由女孩交给班主任的,是知道他生的什么病。
江波涛沉默了,抬脚走向电梯外,他感受到了女孩的疏离,这种感觉,真不爽……
看着渐渐关上的电梯门,女孩垂下了眼睛,心里默默地说了一声:抱歉!
到了五楼,女孩跟着指示牌,走到一间病房前,正打算敲门,就听见一个她极其熟悉的声音:“滚啊你,没事跑我这来,闲着没事啊!”
女孩正打算敲门的手顿住了,现在的情况她并不适合进去,果然,不出她的所料,一个女声传了过来:“怎么了吧,我就闲,就喜欢闲在这里,你管我呢?”这句有些显得脸皮厚的话一出,门内的男声似乎是被气急了,“你,你”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来,似乎是明白不能赶女生走了,便不在说话,病房恢复了安静,女孩想,现在他一定是气急了吧。
这时,病房的门打开了,女孩看着房间内的两个人,露出微笑,打了个招呼:“下午好!”
看着她的出现,林悦白表示很疑惑,她是谁?和向函认识?而向函,也就是刚刚想赶人走的那个男生,看着女孩的出现,情绪激动了起来,他看着一脸微笑的女孩,脸色冷了下来:“你来干什么?”语气很疏离,甚至不如刚刚对林悦白的语气,但不知道为什么,林悦白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她突然想到,刚刚她刚来病房时,向函说的一句:“怎么是你?”就好像,是在等一个人一样。
对于向函的冷漠,女孩好像没有感到尴尬一样,只是轻轻地说道:“来看你啊!”
向函的话哽住了,沉默了一会,才说:“看了好了吧,你可以走了。”
听着向函的话,女孩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盯着向函的手臂看,那里受伤了。已经被绷带缠上了,只不过看起来有点松,看样子是被向函扯松的,女孩有点无奈,她走上前,不顾向函的躲闪,一只手拉住绷带,一只手覆盖在向函身上,没有用力,因为她知道,他不会拒绝的。果然,向函除了刚开始有些抗拒外,现在已经随便她摆布了。
等女孩缠好绷带,几分钟就过去了,林悦白也趁此离开了病房,这样的气氛,实在不能久留。
看着重新缠好的绷带,女孩往后退了一步,说:“明天我来看你,我会通知她来的。”哪知,像触碰到了向函的逆鳞一样,向函下意识的反驳道:“我不用人照顾,要走就走!”并往病床靠墙的角落缩了缩。
女孩看着向函明显抗拒的样子,叹了口气,知道再这样说下去的后果会不太好,于是她停止了与向函交谈的欲望,转身离开,并前往医院的电话台,播出一个熟悉的号码:“你好,是吴阿姨吗?没错,是我,又要麻烦你了,在xx医院5楼301病房,请你好好照顾他,拜托了!”
挂了电话,女孩便无事可做了,思绪突然回到了小时候,还记得自己3岁的时候,家里突然来了个女人,还带着一个两岁的男孩,那时她还不懂,为什么妈妈反应那么激烈,后来长大了,才明白,原来爸,不,那个男人有外遇了,并且还有了一个只比自己小一岁的孩子。后来,妈妈因为忍受不了那个男人,和他离婚了,而那个小三,居然也抛下了她自己的儿子,跑了,就只剩他们三个人了,嗯,那个小男孩,就是向函。
其实她算是向函的姐姐的,但她知道他们更是青梅竹马,他们没有血缘关系,一点也没有,没错,向函不是那个男人的亲生孩子。
思绪回到现在,女孩摇了摇头,把自己刚刚莫名其妙的想法甩出脑外,然后按下电梯门按钮。
女孩走出医院,令人始料未及的是,一群不良学生就站在医院周围,女孩皱皱眉,她想起来了,向函就是因为一些事和他们起了冲突才被送到医院的。
她条件反射地向医院走去,要给向函说才行!
这时,那群人突然注意到了女孩,并发现她是向函的姐姐。于是两三个人走了过来,对女孩说:“那啥,我们谈谈呗!”很平淡的语句,但被他们说出来,一种难以想象的恶心。女孩想拒绝,但她突然想到,如果“谈谈”的话,是不是可以阻止他们。这个想法愚蠢到爆了,可女孩点了点头,事实证明,这是女孩做的最傻的一件事,虽然她的目的,最终达到了。
我有话说:本来是想写短篇的,莫名的比原先的计划长了些,继续渣文笔,还请各位读者大大们体谅一下。(´• ᵕ •`)*